通博手机客户端下载

首页 > 散文 > 感悟生活 >

我的人生在路上

发布:苏苏 时间: 2016-10-12 11:54 阅读: 次

我的人生在路上

  这些年由于工作的原由,去了许多地方,可以说,一直在路上。

  印象较深的有三四处。西藏算是印象最深的一处。去年九月底,在和明友多次相约后,终于成行。我们一行五六个人,开了两辆车。从西安出发,经青藏高原进藏,本来计划走川藏线出藏,因为大雨冲垮了川藏线,只好原路返回。来回大概十天时间。

  印象深的有西宁,青海湖,昆仑山口,那木措湖,布达拉宫,大昭寺等。在西宁,武警朋友晚上请客,让我们深刻体会青海人的热情。我们同行的有个新疆朋友,豪爽热情,有酒量,也有酒胆。酒过三巡,青海朋友叫来酒店老板娘,给我们端酒。端酒是当地对尊贵客人的一种礼遇。一般端四杯或者六杯,客人要一引而尽。新疆朋友对此规矩不太理解,以为是特意灌酒,不太高兴,在酒桌上大讲新疆礼仪。双方于是进入斗酒状态。

  第二天醒来,朋友说新疆朋友吐了一晚上,头疼厉害,以为是高原反应。心想二干多米就高反,到了五千米咋办。坚决要买机票返回新疆。

  想来不禁忍俊不住。

  在青海湖,我们遇到一背包客。是一个杭州美女。和我们同行大半天,她讲自己已经出来一个多月,从云南出发,经大理,丽江,林芝,拉萨,到过神山冈波仁齐,自己用了十多个小时转了神山,坐青藏铁路出藏,到了青海湖与我们同行,她要在黑马河下车,看日出。

  背包客,一个谈不完的话题。独立,勇敢,面对各种未知和危险。

  我们离开青海湖,经格尔木到了昆仑山口。横空出世,莽昆仑。是对昆仑山最好的理解。昆仑山是中国长江,黄河,澜沧江等五大河流发源地。但昆仑山却极为干旱。昆仑山口是入藏的唯一入口,由此,地势越来越高,海拔基本在4500米以上。

  沱沱河是长江发源地。河水很浅很窄,一路东去,兼纳并吸,逐渐壮大,以及于成为滚滚长江。在沱沱河乡,有青海武警的最后一处住地。经朋友介绍,我们在这里吃晚餐。晚餐是武警战士自己做的,有水饺,馒头,还有七八个炒菜。这些小战士大多在十八九岁,稚气未脱。看着他们,想着我们的儿女,感慨不已。

  当天晩上,觉着高原反应不大,于是决定往前多赶一点路,争取到安多住下。

  这一天,是我们此行走路最多的一天,大概走了一干四五百公里。穿过了茫茫的无人区,越过了此行最高点五干二百多米的唐古拉山口。在无人区远远看到了轻盈的藏羚羊,呆滞的藏驴,圣洁的雪山,还有那水天一色,如沷墨般静穆的池塘,如火焰般赤红的夕阳。

  当你静立在这画轴中时,心中会毫无杂念。那不息的物欲,那翻腾的情感。金钱,地位,人们的评说,舍弃不了的贪念。此刻,此时,此地,此景,莫不放下,寂静,感悟,喜悦。

  来到了拉萨,来到了布达拉。越是近拉萨,脑海中越是回响起了这欢快的旋律。拉萨,海拔三千七八百米,一般人不会有高反。说起高反,我是带着严重的高反来到了拉萨。由于贪图一路美景,加上大家一路上状态不错,我们在安多住下时已是凌晨一点多。住在了一个条件极差的路边店,条件好的酒店已全满。安多,安多,对我们来说,是一个梦魇。同行的朋友,除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都有或轻或重高反。感觉麻木的头疼,丝毫没有睡意的无奈。瑟瑟发抖的寒冷。终于挨到了天亮。我感冒了。

  本来计划看过那木措湖再到拉萨,朋友们看我这样,决定直接到拉萨。我穿上了所有能穿的衣服,蜷缩在车里,时时的头疼,时时的寒冷。无心欣赏那风吹草低现牛羊的美景,无心赞叹那高悬在天边的彩虹,无心凝视那时隐时现的雪山,更无心发现那一路磕头前行的虔诚的信徒。

  来到了拉萨,来到了布达拉。这欢快的旋律响起在心中,头疼也大多消失了。

  说到了拉萨,就不得不说藏传佛教。佛教分小乘,大乘佛教,密宗。藏传佛教属于密宗一支,通俗理解可按颜色区分为红白花黄四支。莲花生大师是藏传佛教的始祖。现在藏传佛教主流是黄教,达赖,班禅都是黄教的。达赖,班禅都是封号。黄教的创始人是宗喀巴大师,青海人,塔尔寺是其母亲为思念他而建。他有八大弟子,包括一世达赖和一世班禅。

  布达拉宫最初是松赞干布为迎娶文成公主和尺尊公主而建。后毁于战火,我们现在看到布达拉宫是清初重建。分为白宫和红宫,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宫殿。

  藏族人认为拉萨是宇宙中心,而中心点就在布达拉宫。布达拉宫充斥奇珍异宝,藏族人甚至认为世界上一半的财富在布达拉宫。印象较深的是红宫里各世达赖的灵塔。五世达赖灵塔用了十多万量黄金。还有一颗世界上唯一的大象脑里长的珍珠。

  布达拉宫限制参观量,每天只允许二千多人参观,散客只有五百多人名额,我们是早上五点就安排人排队。参观时间一个小时,内部不允许拍照。

  在历代达赖中最有传奇的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。他是雪域高原最大的王,也是拉萨街头最深情的情郎。特别喜欢他的那篇巜见与不见》,你见与不见,我就在那里,不悲不喜。通篇满盈对爱人的爱,宽容,对人性的理解,对佛性的通悟,寂静,欢喜。

  大昭寺是藏族人心中的圣地。有一个说法,先有大昭寺,后有拉萨。大昭寺里供奉有释迦牟尼十二岁的等身佛象。在大昭寺前广场,虔诚的信徒在这里五体投地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叩首,起立,再叩首,再起立。亦无他求,亦无旁骛。这让我不由的想起了青海湖边转湖的信徒,一路上一步一叩首的朝拜拉萨的佛子,八廓街转街的信男信女。

  来到西藏才知道,藏民是中国最长寿民族。他们饮食简单,卫生习惯一般。我想长寿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有信仰。

  大昭寺内供奉释迦牟尼,宗喀巴及其八大弟子佛象。里面有八根上千年木柱,敲击有金属声音。释迦牟尼等身佛像为文成公主从西安带来。尤为珍贵。大昭寺是按照佛教里的曼陀罗城格式而建。曼陀罗城是西方极乐世界,是各种佛生活的理想王国。

  在拉萨住了三天,我们准备返回。途中,我们去了纳木错湖。纳木错湖是藏民心中的三大圣湖之一。错,在藏语中是湖的意思。在去纳木措的途中,我们经历了捉摸不定的天气,本来万里晴空,艳阳高照,远处看去有一片乌云,西藏云层很低,仿佛伸手就可以够着。等我们开近这片乌云,雨象挂帘一样垂直而下。进入雨区,还不是会遇到冰雹,象仙女撒下的珍珠,敲打我们的车,这是对我们的问候吗?

  纳木错湖水碧蓝,运处是银光闪闪的雪山。纳木错海拔四千七百多米,还是有一点高反。

  在这里还要说一下拉姆拉错,是仙女湖意思。据说在这里可以看到你的前世后生。也是达赖,班禅传世寻找灵童必到的地方。

  探讨一下哲学问题,人有前世来生吗?很多宗教都认为有。象佛教,基督教。唯物主义认为只有今生。

  认为有前世来生的,今生只是一次修行,就象我们认为只有今生的一个初中或者高中学习阶段,这个阶段刻苦修练可以为来生或者是轮回提高一个更高层次,直至进入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无限喜悦的极乐世界。

  理解这些,我认为可以更好理解不同信仰的人的不同做法。我们大部分人的信仰是孩子,所以我们会自愿自觉为他们付出,不计代价,无怨无悔。

  在路上,可以看到不同风景,可以感受不同文化,可以交往不同朋友。看祖国山河,风光无限,阅人生百态,苦乐酸甜。既有说走就走的潇洒,也有相伴而行的包容,有辛苦,有收获。千山从容过,万水又奈何。

  在路上,需要面对各种未知,需要等待,要提前规划,要包容变化。这不也是我们的人生吗。